大话斗地主手机版

首页 > 工作研讨
浅谈价格认定工作中应注意的事项

云南昭通市大关县发改局价格认证中心

价格认定工作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也是风险较大的工作,价格认定工作对纪检监察、司法、行政机关有关工作起着重要的支持和保障作用,具有较高的政治性、纪律性、法律性和专业性要求,同时,价格认定工作要求价格认定人员在工作中加强风险意识,要求每个价格认定工作人员对价格认定工作必须具有高度的责任感和服务意识。

20186月以来,大关县发改局价格认证中心认真按照国家中心、云南省物价局关于开展价格认定学习提升年活动的文件要求,积极组织价格认定工作人员进行了专项学习和调研,并全部参加了国家发改委价格认定知识库答题,价格认定人员能力素质进一步得到较大提升。现将学习提升年活动中的一些思考予以归纳整理,主要是价格认定工作中容易出现的问题,以供同仁参考。

一、审核《价格认定协助书》应注意的问题

国家发改委《价格认定规定》(发改价格〔20152251号)第十二条规定:价格认定机构办理价格认定事项应当具有价格认定提出机关出具的《价格认定协助书》。《价格认定协助书》是提出机关提出认定事项、明确价格认定目的及要求,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书。价格认定机构仅在《价格认定协助书》载明的范围内开展工作。《价格认定协助书》应清晰、具体,反映出协助提出方对于价格认定的要求。提出方将价格认定协助书提交价格认定机构,是启动价格认定的必经程序,也是价格认定工作的开始。价格认定工作的开展,首先是对价格认定协助书的审核。但是,在价格认定工作中,价格认定人员往往对《价格认定协助书》的重视不够,审核把关不严,给整个价格认定工作带来一定风险。工作中常遇到的情况如下:

(一)价格认定的目的。是指价格认定结论的用途,便于价格认定机构从整体上把握工作方向,明确工作思路,对于刑事案件应说明涉嫌案件的罪名。但是,有些提出机关协助书上不明确载明价格认定案件名称的性质及目的。

(二)价格认定标的描述不完整。协助书和明细表中查获、或盗窃标的的地点不写,是否灭失物未填写,品种不具体,价格认定标的的描述不完整。如林木价格认定,提供方提供的品名是杉木,没具体列出杉木的种类是柳杉、水杉、还是刺杉。虽然同为杉树,但不同品种材质不同,价格不同,认定结果不同。柳杉、水杉木质不好,价格较低;刺杉木质较好,价格较高;刺杉认定结果高于柳杉、水杉。对被盗、查获时价格认定标的的状况不知怎么描述,除了写清价格认定标的的规格型号、购置时间、被盗时间外,不能完整描述价格认定标的价格认定基准日的状况,标的内部外部有无损坏、刮痕、新旧程度等。车辆是否进行过修理、更换零件,是否出过事故等,手机没有明确是否全网通,或者合约机、配置等情况。这些情况不利于价格认定工作或采价工作的开展。有的价格认定人员接收协助书时不会要求提请提出方补充完整资料,或者工作过程中发现问题时才要求协助方补充资料而增加整个工作时限,不利于司法案件及时结案。

(三)价格认定内涵概念不清。价格认定标的内涵是指价格认定标的所处不同环节、区域以及特定情况的价格限定。提供方的大多数价格认定协助书上对价格认定的内涵均为现行价格,不能明确是出厂价、批发价或零售价等各个环节认定价格。

(四)价格认定明细表。明细表是价格认定协助书补充资料,明细表中价格认定提出方没有按明细内容完整表达价格认定内容,有的省略明细表部分内容,如省略价格认定基准日状况及是否灭失物等,协助书中未载明,明细表也未补充,有的更改明细表内容。贵重物品金银首饰等未作真假检验报告或未提供购置时的检验报告。

二、价格认定人员容易出现的问题

(一)对价格认定方法选择不当,认定方法概念不清。市场法和专家咨询法容易混淆。市场法,是选择已成交的类似参照物的价格为基础,以同一价格效用比来求出,首先要选择一个或几个与价格认定标的相同或相类似的参照物作为比较对象,从而确定价格认定标的价格的方法,适应于市场交易较活跃、且价格容易获得的情况。专家咨询法是指将专家设定为市场潜在购买者,利用其知识、经验和分析判断能力对价格认定标的进行价格认定的一种方法,适应于难以用市场法、成本法、收益法进行测算的价格认定方法。

(二)没有明确掌握价格认定基准日这一关键日期。如价格认定标的品牌:VIVO,型号:X6A,颜色:玫瑰金,被盗裸机1部。购买日为2016114日,发票购置价2598元,被盗时间201636日,认定基准日为201636日,案发时间为20187X日。价格认定方法为市场法,20188月实物勘验认定标的为VIVO,型号:X6A,玫瑰金,无刮痕,经过测试能正常开机使用,外表八成新(实际勘验标的时间为基准日后2年手机状况,基准日勘验状况是无法勘验,因案件为2年后破获,实物勘验未作说明,影响整个认定结果)。20188X日根据标的实物,认定人员市场调查了3家销售商,二手手机分别为800/部、900/部、800/部,认定标的价格为3家手机平均价833元。此案例中,价格认定人员未把握基准日是201636日,手机使用时间仅2月不到的关键时间及年限。市场价调查的时间是20188月,是已使用2年多的实物二手价,未考虑认定时间与基准日存在的时间差,市场调查对象与认定标的状况存在较大差异。本案例中,价格认定标的由于购置使用时间较短,市场价可以按失主提供的发票购置价2598元扣除配件价值(耳机、连接线、充电器)进行修正,也可采用价格认定基准日使用2月的同品牌规格型号或相类似的二手裸机价格进行认定。但是,本案中价格认定人员忽视了价格认定基准日为201636日,调查的市场价采用2018年已使用2年后的手机市场价为价格认定价格。同时,调查人员根据使用2年后手机实物给经销商看后说的参考价格,该手机早已下市,市场无销售,手机销售商根据实物所给出的价格是价格认定基准日2年后的二手价,不是使用2月不到的二手价。认定方法实际是专家咨询法而不是市场法,实际认定的价格是基准日201636日后2年的价值而不是基准日的价值,忽略了“价格认定基准日”的重要内涵。

   (三)价格认定人员业务不精,疏于学习,概念不清,理论知识缺乏。以上问题多数存在于新手价格认定人员中,对价格认定协助书审核不重视,忽视协助书内容,认定工作概念不清、方法不当,导致给整个价格认定工作带来较大风险,希望引起重视。